春开鬼面花

All the rest is rust and stardust. 本私人ID不是产粮/资讯/推送号,也无意做任何的推荐/关注/粉丝管理。感谢您的路过。

【剧透预警】Fantastic Beast 2 无营养冷吐槽21条

#重要剧透预警

#很抱歉lft没有屏蔽黑条功能,因此可能需要一些人工无视,但是在我写完之后发现,如果你还没有来得及观看本片,很有可能会认为我说的都是胡话,虽然我今晚,是的第二天二刷之后也还是这样觉得...


来自亲妈的白眼:OK fine当然又没有人听我本命的;

来自纽特学长:不我不去帮你打格林德沃,我当然拒绝!!!


来自已经从亲妈那得知一切、正在演绎着将要成为“那种邓布利多式sage”的裘花:I love the peaceful wisdom with the quality of playfulness, youthfulness,wittiness and sparkle.

来自德普:双方对彼此的能力互相尊重,而我确信especially with Grindelwald, there's a jealousy, so maybe a bitterness of having such love and respect


才华横溢闪闪发亮还幽默风趣机智青春逼人的智慧老头是什么神仙形象!!!邓老师的红领结和毛线马甲近景也太好看了吧!!!裘花招摇一笑,我死liao,Dumbledamn!!! Damnit呜呜呜呜爱情魔法小瓶子也买了二刷的票现在也又安排上了还不行吗

裘花那句Oh we were closer than brothers也真是演绎得太好了……眨眼、不断点头,表情执拗,英式嘲讽的冷淡一声Oh,我再次死liao

OK fine话我都提供了这么多情报了原来你们连我和他到了哪一步都不看不出来吗

其他人:真的看不出来啊看不出来原来你是这样的邓布利多


还有德普这真是危险发言……

是的jealousy已经不算什么了,纽特和我们都知道了,respect似乎也正常,然而格大佬竟然会感到bitterness,还是因为对邓老师的爱意和这种彼此能力对等的尊重而感到酸楚……

什么也不说了黑魔王你的信徒们都知道你心(为)!里(爱)!好(头)!苦(秃)!吗!快请他们给你点一杯英国苦啤……你的人设到底是什么样的什么时候可以全面公开一下啊!集会上比乐团指挥家更激昂狂傲是你街道风起孤身走过BGM中人声吟唱无限寂寥也是你……


纽特同学,你不去,当然是对的。“换做是我,大概也会拒绝”邓布利多要你打格林德沃可叫你去的阿不思心里也是拒绝的。废话。


来自同人:

总之连we were closer than brothers都不屑一顾随手放出,有sensual moments的官方真的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啊(x。)


(我不该水tag的我知道的可是当我连刷了三遍还是听着裘花的直白发言对着格大佬的舞台造型深夜三岁小童式跺脚尖叫后,我就知道我控制不住自己了x。我反省x。


说真的,这个舞台这个造型,指挥家/雄辩家黑魔法异教徒vs经院修道神甫paro之类的,有没有哪位太太投喂一下呀(乖巧)

还有有sensual moments在手的官方到底打算搞什么事情。。。竟然还有十天……我真的坐不住了。。。


说真的罗琳女士的这个白眼真的太可爱了哈哈好笑……完全理解她的心情……


///


  说起来我入坑太晚,真的不知道Gellert&Albus这对cp下为什么总是有人坚持邓布利多与格林德沃只是前者对后者的单箭头,而后者对前者人格的塑造与成型毫不重要这种点。

  首先,如果这是因为长期对续作的剧情没有关注缺少信息的话,建议可以了解跟进一下;但相反,如果这是在已经充分了解资料却仍旧捂着眼睛蒙着耳朵掩耳盗铃一厢情愿地要当鸵鸟的话,那这种观点背后的动机和动力可能就不那么好了。

  我不太了解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历史原因或者fandom风向,但从技术角度上讲,如果是在信息充分的前提下,不论是不是在刻意黑,这类观点的论据太少,水平不太高:不太了解长篇写作的通常流程,也没有考虑一个大学修法语与古典学的优秀文学写作者会有的创作者思维与创作心理。


  第一,先来说一下“格林德沃对邓布利多的人格成型/人物形象完整毫不重要”这种想法。

  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的名字确实是在HP系列中就出现了可知存在的。一定会有人说,有了个名字?几个单次而已,完全不算什么,是的,一般未经审慎的名字是没什么价值,就像未经审慎的人生一样不值得一过。

  这俩人的名字的意义其实在于其中的隐喻充分说明了作者写作时的审慎(当然下面的这段原始资料在哪都可以一一搜到也一定有很多人都分析过了,我只是再重复罗列一下,当然就像裘花乐得把HP八部电影都重新再看一遍回顾两位老演员的表演一样,自己整理一遍邓老师和格大佬的名字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是的我就是想借机摸鱼……):


  阿不思的全名很长,加上所有的中间名是Albus Percival Wulfric Brian Dumbledore。


  • Albus是个来自拉丁语源的既有姓氏,意思是“white,bright”,白色与光明,可以是人物立场与道德倾向的暗示,当然也有人觉得可以只是单纯在讲阿不思可爱的白胡子;


  • Percival是珀西瓦尔,亚瑟王传说中圆桌骑士团的成员之一。这个中间名似乎直接来自阿不思的父亲Percival Dumbledore的名字,也恰好与格大佬在美国魔法国会伪装成的那个官员同名(对没错就是问出what makes Albus Dumbledore so fond of you时的那个身份)。


    选择这个名字可能是为了这个名字是个既有名字,和古法语中的的pierce, valley相关(穿过山谷的人),是个勇敢而富有好奇心的寄寓,也有可能是和珀西瓦尔骑士的某些追求圣杯的经历、死亡结局相关,增加历史感。


  • Wulfric是wulf(wolf)狼+ric(rich,ruler,powerful),也就是狼的力量。但是很明显这个直接意义和阿不思没什么强连接关系。


    所以比较可能的说法是这指向Wulfric of Haselbury(Saint Wulfric),这是一位中世纪的英格兰大佬,是个隐士(anchorite),还是个奇迹缔造者(miracle worker,会用魔法搞事情的人)。这个大佬除了他魔术士的身份很值得关注之外,我个人还怀疑是不是取了一些些先知、具有治愈他人心理和身体能力的强大祭司,和苦修圣徒的意味。


    (但我的天不我不太希望要,因为虽然强大灵力禁欲神甫paro也很美味,但从英文wiki的资料来看这位伍尔弗利克的日子过得太惨了,除了喜欢阅读之外我相信即便是晚年终极sage形态的阿不思也并不全是这么刻板的人:He became known as a healer of body, mind and spirit for all those who sought him out. According to Abbot John of Forde Abbey, Wulfric lived alone in these simple quarters for 29 years, devoting much of his time to reading the Bible and praying. In keeping with the ideals of medieval spirituality, he adopted stern ascetic practices)。


    另外微博上@AlbusGellert 博主的观点是“Wulfric和北欧神话中贝奥武夫(Beowulf)的名字非常像,而格林德沃的名字Gellert对应格伦德尔(Grendel),他是贝奥武夫的宿敌。”(引用自博文《GGAD血誓的研究和推论》,当然也推荐给大家),而且考虑到《贝奥武夫》史诗可能是古英语中现存最古老的长篇故事,通常被认为是古英语文学中最重要的作品之一,说不定罗琳女士上学的时候正好就好好读过并且大开脑洞呢……所以在Beo的寓意有所解释或者可以忽略的前提下,Beowulf也有一种补充的可能性。


  • Brian在英语世界中是常见的名字,可能来自古凯尔特语中“高、高贵”的寓意。当然也有人吐槽说(见此页),这是罗琳起的一个相对不那么罗琳式的名字所以可能只是来平衡一下或者开个静默的英式玩笑。(做个小统计的话可能确实是的,比如说阿不思的全名有5个成分,然而其中Percival和Wulfric都直接有传说成分,Albus则本来多是个姓氏,Dumbledore直接是现场合成的新词,所以是的可能Brian是这其中最正常的名字了,btw再次感叹一下阿不思的名字可真长啊…………)


  • Dumbledore这是个新造词,指向的既有词汇是bumblebee熊蜂,根据99年罗琳的采访,"Because Albus Dumbledore is very fond of music, I always imagined him as sort of humming to himself a lot" ……嗡嗡地唱着歌走在霍格沃兹的小道上的大只辛劳蜜蜂什么的,还真是可爱又可爱的形象啊……


  当然,一定还会有人说阿不思这么长这么多罕见词的名字也完全不是罗琳精心想过的都是随手拿出来的所以罗列这么多毫无用处……那我只能说,谁家上点心的或者拿不定主意的家长给孩子起名不是一家子把整本字典都翻完了还要纠结来纠结去用哪几个字啊(当然这个时候有中间名的外语就很妙了),阿不思这种在HP系列中这么重要的灵魂人物(还是亲妈在系列中最喜欢的人物),不要说翻词典了,文艺和历史情结要是起来真是翻完整本古代史诗传说集来起名字都很正常。


  盖勒特已知的全名短一些,Gellert Grindelwald

  • Gellert,这应该是个源自古日耳曼语的名字,常见英语变体是Gerard,Ger(spear)+ard(hard),持矛的强者/统治者。虽然在今天这也不是个常见名。


    根据已知Grindelwald是德式发音来看,德国诗人Christian Fürchtegott Gellert是最有可能和这个名字相关的人(而不是匈牙利语源的人物)。这位德语文学的黄金年代的先驱,和蔼可亲的虔诚大诗人乍一看和黑魔王大佬应该没什么重合,但考虑到这位诗人作为Gottsched学派的一份子,而这是一群意气风发、决心摆脱被视为传统呆板的迂腐束缚,发起了文学革命(最终由歌德和席勒完成)的年轻人,这位热衷于道德传教并且受众广泛,写得了宗教赞美诗,也写得了Sentimental comedy这种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情感戏剧的诗人和黑魔王人物形象中的某些部分究竟有没有某种关联还未可知。


  • Grindelwald首先是个瑞士地名,位于通行德语和法语的伯恩州中部,但格林德瓦这一地区绝大多数使用的是德语。


    再接下来这个词对《贝奥武夫》这部史诗中Grendel(哥伦多)的指向就非常刺激了……毕竟最初贝奥武夫(Beowulf)正是因为击败了反派怪物哥伦多而闻名于世的……这个怪物可能具有半巨人半魔物或者某种狂战士形态,被描述为圣经中邪恶、暴力或贪婪的鼻祖该隐的后代,而除了从外地来的贝奥武夫,其他人都惧怕哥伦多。托尔金还认为哥伦多在这首诗中扮演的角色是一个“非常合适的开端”,为贝奥武夫与恶龙的最终斗争奠定了基础:


    If the dragon is the right end of Beowulf, and I agree with the author that it is ,then Grendel is an eminently suitable beginning. They are creatures, feond mancynnes(foe of humankind), of a similar order and kindred significance. Triumph over the lesser and more nearly human is cancelled by defeat before the older and more elemental.


    如果(死于)恶龙(之手)是贝奥武夫应有的结局的话,我赞同作者哥伦多是一个极其合适的开端。它们是异兽,是人类的敌人,遵从某种相通的秩序并有着亲邻的意义。对更次要和更类人的怪物(哥伦多)取得的胜利,因为在取得对更古老而更强大原始的怪物(恶龙)的胜利前的(死亡)与失败而一笔勾销。


  综合以上可知,尤其是在名字相对固定的英语世界中,从借用已有字词/名字,从中选择一些意象,再加上一些自造词来塑造全新的人物,是一个很稳妥的方式,而罗琳的写作习惯与教育背景足够支持她构思到这么深层的地步,由是阿不思的名字的指向主要有:正派、勇气、富有好奇心、强大的魔法、贵气和喜欢嗡嗡哼歌的音乐爱好者盖勒特则可能是革命、反叛色彩、广受欢迎,是最终大BOSS前的次要反派。

  

  Emmm虽然HP1中没有出现阿不思的全名,只有Albus Dumbledore,也只出现了格林德沃这个姓氏,但"Professor Dumbledore is particularly famous for his defeat of the dark wizard Grindelwald in 1945"这一句是在第一部就出现了的,足以说明两人间的互相关系直接影响了世界对他们的定位,这样的双箭头就算退十万八千步步信息公开度说不是两厢情悦的爱情,也是强烈影响整个生命历程的关系了。

  两人的名字隐喻都很明显了,一黑一白,放在中文语境下简直就像“息衍”是个吸烟的黑派大叔而他老熟人“白毅”是个白衣将军那么昭然若揭(对不起出现了奇怪的东西……)

  天才的双子星总是这样伴生的。而从最近的访谈来看,确实,罗琳女士表示HP第一部魔法石时格林德沃就已出现时,是从一开始就存在的人物。其实这种伴生型人物对称构思真的是非常受欢迎的做法,人物塑造这种事……总是两强相遇才能真正让彼此都更加精彩。


  第二是格林德沃对邓布利多完全没有箭头……

  对不起看官方现在这凶猛发糖发刀发箭头还毫不隐晦,亲妈出手刷人设时髦度,在既定结局和前尘下刷美强惨值的趋势……(姬友灵魂补刀:我看HP的时候从来没觉得罗琳女士对爱情的描写这么水到渠成过,明明当年的配对都充满生硬感)

  OK fine反正我都拿着售后承诺书了,也没有什么必要非要敲醒装睡的人。GGAD is rio. 我们总是什么都会有的。

  这里有句突然出现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来的话:“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你想要作闹就尽管作闹,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闹到头发都白了的时候,我要你自己告诉我——我这辈子到底还有没有离开过你。”


  当然还有人会纠结原作者是不是只是在打补丁、吞设定。其实这是很奇怪的纠缠点,曾经还有人有更极端的说法是“恨古龙早死,金庸长命”,前者好说,后半句也是在嫌弃原作者删改太多。但什么时候,不论更新内容的好坏,只要有版本更替就成了一件应该被指责的事情?何况这都是作者的正当权利(此处应该有厄里斯魔镜)。


(所以电影为什么还不上映呢……

“世人猜测真的/假的/不信宿命/可我早把他安排进/全部余生里”

从前看蒲松龄写:时一谈宴,则色授魂与,尤胜于颠倒衣裳矣。想象类比不出是什么滋味。现在只希望戈德里克山谷里的那个夏天,你们是真的真的很开心很投契,珍重到来岁秋霜冬雪春寒都不必顾及,一瞬动心,便永远同心。

P.S. 
到手后才发现外包装盒还是黑三角的形状,配一只蓝色中空圆腰封,妥妥的死亡圣器造型。官方也真的是很用心了hhhhhh

【裘德·洛:阿不思有着将自己视为怪物的想法】

在最新一期的Total Film杂志中,裘德·洛告诉了我们他关于扮演(邓布利多)这个令人望而生畏的角色的想法。

“(在如何饰演邓布利多一角上)导演大卫·椰子和原作J.K.罗琳从最开始就给了我很大的自主权,但如果我否认之前扮演过邓布利多的两位优秀演员Richard Harris和Michael Gambon让我对此一直心有顾虑的话,就是在撒谎了,虽然这只是我下意识的想法。”他对Total Film杂志坦白。

“不过从某种程度上讲,你知道,这也是件好事。扮演一个你闭眼便可以浮现出他老年形象的角色,是很难得的。知道他将往哪去……所以我也没有真的感到束手束脚。我...

如果这都不算明目张胆地GAY的话,我就不知道什么才算了——Ezra Miller谈邓布利多性向争论

Ezra Miller现在对邓布利多的性向争论发表回应,向粉丝们保证片中对邓布利多的性取向展现得“毫不隐晦”(埃兹拉·米勒,在本片饰演 克雷登斯·拜尔本 一角,曾出演《壁花少年》和闪电侠)。

“在我看来,每种阐释都得千篇一律是个非常搞笑的主意”Ezra Miller对Total Film杂志说,“我的个人观点是,邓布利多的同性恋者身份在电影中表现得非常明显,我是说,无处不在。”

“他看到了格林德沃,他年轻的爱人,他的一生所爱;邓在厄里斯魔镜中见到了他。厄里斯魔镜能照见人的什么?没有什么比内心至深深处的欲望更无所遁形了。如果那还不是毫不...

“或许这就是荣幸”

再补一小点关于少年AD和其镜头的感想?不过就是有点发散的distal explanation了。


就是,这一小截镜头,AD的整个姿态无疑是非常脆弱而被动的,整个肢体和面部表情都能看到那种抗拒和犹豫的意味,最后却不躲不闪向你伸出手来,反差萌真的令人动心……

(小盖尔同学一定非常愉悦非常性福x)


如 @发芽马铃薯 在评论提到的:“那个表情有种任人施为的感觉,动人心弦”。


当然这种韧性还有一种针对后期的解释是:AD明知对抗GG会给自己造成极大压力和精神痛苦,最终仍然是“世不可避如鱼之在水”不负众望挺身而出。一为情,二为义,情义两难,都很好嗑了。


不过实际...

(拉镜)看镜中段的sensual delight

嗑了好多天预告片镜中缘的GGAD女孩前来许愿。

跪求成片更多、更吃鸡、更激烈的sensual moments啊!!!!

我觉得这几个镜子相关镜头真的超好!!!!!就,略微小作文带上cp女孩滤镜拉镜一下的话是这样的。

【Update 1.0】“或许这就是荣幸”,请见:

http://chunkaiguimianhua.lofter.com/post/1d071489_12b609ffd


一开始中年AD裘花(注意难得凌乱的发丝,这透露出人物的内心波动)拉下罩布,镜头就从比较现实的普通房间切到了“镜面”这个非常意识流、非常幻觉感的布景。这个过过渡真的很好,而且镜头还能通...

【待授翻】三十五声鸮信啼 Thirty-Five Owls [03][04]

给可能不巧点进来的旁友:

  看了这个不惜用上生僻字鸮xiāo作标题的译名就知道,这篇翻译的翻译人在开始写下这些字的时候脑袋并没有多么清醒,甚至可以说仅仅是在被某种复杂的涌动的单纯的情绪支配着,昏头昏脑地开始了非常不成调的和放飞自我的、难为情的翻译。

  由是本文本仅作译者自我满足和时而分享用。

  次之的是,在此前许多成熟的译本中,原文作者优美的文笔被译为中文时更多地被摘取的,是其行文中的散文性和书信的一面,但原文婉转起伏、诗歌般优美流畅的节奏和腔调,以及某些可爱跳跃的韵音,还有字里行间流淌着的通信人难言的个性、情绪与生命,本可在中文译本中有更多的突出。

  有鉴于此,以及本人向来没...

“白首按剑犹相知”

“酌酒与君君自宽,人情翻覆似波澜。”
一生粉多黑竟然也多的阿不思肯定是见惯“朱门先达笑弹冠”的轻薄俗人的,稍微富贵便翻脸刻薄乃至落井下石,元说不上什么稀罕事。
可到头来等可爱的花白胡子都长长束成绺的老日子里,“白首相知犹按剑”的知己,友敌,爱人,竟然还是只曾有年少时的那一个。
倒不如说是“白首按剑犹相知”了。

We are made for each other.
这点即使直到时间的尽头,也不曾改变过。

Lover, hunter, friend and enemy
You will always be every one of these
Nothing's fair in love and war...

What we now realize is that if you want to find out whether a conclusion or rule is correct, it is much more effective to search for disconfirming examples that do not comply with the conclusion than to search for examples that confirm your hypothe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