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he rest is rust and stardust. 本私人ID不是产粮/资讯/推送号,也无意做任何的推荐/关注/粉丝管理。感谢您的路过。

年终报告

“荧光闪烁”


苏联红糖:

1899年,对你们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一年。


这一年,你们一共说了1027261926183017718句话,


写了583封信。


你们热爱接吻,擅长**,红土地上留下了很多你们的痕迹。


你们说的最多的词是:未来。


7.20号,大概是很特别的一天。


这天你们吵架了,没有说话。


7.21号,你们睡得很晚,在心里希望对方能够先道歉。凌晨三点的时候,你们同时在心里想:“要不还是算了。我太想他了。”


有一天你们彻夜未眠。这一天你们用了“荧光闪烁”这个咒语。


你们最爱的书是《诗翁彼...

手扼希望

有限战争是精明而审度时势的举措;有限的爱却是绝望而审度时势的深情。

拿后者写美妙故事的作者,是比命运更厉害的残忍之人。

鬼切到底是什么神仙美人!!!!!!云吸切ing

【蜘蛛侠:平行宇宙影评】愿你出走半生,归来身材还行,我若长发及腰,请你千万别剃掉

我真的很喜欢这篇。推荐给大家。

献花给原博!!!


行素菌:




以下内容为作者在梦游状态下输入的文字,与作者本人观点无关,水表已拆,请勿敲门,谢谢合作


1、无敌破坏王穿越网络世界,蜘蛛侠平行宇宙穿越多元时空,在广电总局已经明令禁止穿越剧的时代里,明年的奥斯卡最佳动画居然是两部穿越片互相竞争,不知是该吐槽我大清自有国情在此,还是该夸奖起点晋江走在了世界玄幻小说想象力前沿。



2、话说我上一次看到这么多成了精的蜘蛛还是在西游记的盘丝洞里,猪八戒偷看一群小姐姐洗澡(噢我也想看格温女神洗澡X),而说到西游记呢,明年中外合拍的……哎哎哎住手别打我,我向全...

【长评】从小椿到木椿真人?拾遗那些在《六爻》中韩木椿对童如的心意回应

  年末了,旧评混更。《六爻》的主线是什么我现在基本已经全部忘光了。以下的内容基本仅仅只是针对 师祖童如 与 师父韩木椿 的番外写的。我真的是好喜欢好喜欢那篇番外的。在我心目中可以排p家文字第二(第一是《杀破狼》的原始版文案,请问有人能感受到我这个相爱相杀邪路爱好者的执念吗23333)。


  当年被这对cp吸引,第一眼,是因为这种终南山中活死人墓传说一般的前辈情缘(后生八卦)的叙述模式特别感兴趣。

  第二眼,是因为引自李商隐的那句诗,“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大概是这种师徒背德的禁忌情意之下,才让我第一次一下子明白为什么诗家总是怨李诗...

一个好的对手最重要的就是,他对于主角的必要性,这个对手要强迫对手面对自己的弱点,或是直接把他毁掉。

John Truby, The anatomy of story


“一个好的反派,必须对于英雄来说无法取代,精确来说,他们之间带着某种扭曲的共生关系”


12.08

有时候想想,是啊,天啊,我已经转行了。

就算哪天真回家结婚在家门口开奶茶肠粉店混吃等死,文史哲不分家的中文系少女时代再也回不去了。干一行是得爱一行,对吧。

“离开的人,便不能再回来。诸位离开了鬼神头,便再也不要回转”


///


刚刚试了一下粤语里的“其实”和“无用”

其kei实发出来有种爆破音的爽利(哦等等原来是实sat还有一个入声)

无mo用的mo音好温柔好无奈啊

“无论走到哪里,都应该记住,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一切以往的春天都不复存在,就连那最坚韧而又狂乱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转瞬即逝的现实。”


致戈德里克山谷。


///


“其实你我这美梦 气数早已尽 重来也是 无用”

Notes 29.11.2018

  • Trial-and error learning

And if you are young and have a partner, you just have to try out a lot of things, too, just to find out what you like. It's Trial-and-error learning actually. ~~~


  • Insight learning, sudden experience

  • Gestalt


Planning

  • Well-defined problems


    Adversary...

【剧透预警】Fantastic Beast 2 无营养冷吐槽21条

#重要剧透预警

#很抱歉lft没有屏蔽黑条功能,因此可能需要一些人工无视,但是在我写完之后发现,如果你还没有来得及观看本片,很有可能会认为我说的都是胡话,虽然我今晚,是的第二天二刷之后也还是这样觉得...


来自亲妈的白眼:OK fine当然又没有人听我本命的;

来自纽特学长:不我不去帮你打格林德沃,我当然拒绝!!!


来自已经从亲妈那得知一切、正在演绎着将要成为“那种邓布利多式sage”的裘花:I love the peaceful wisdom with the quality of playfulness, youthfulness,wittiness and sparkle.

来自德普:双方对彼此的能力互相尊重,而我确信especially with Grindelwald, there's a jealousy, so maybe a bitterness of having such...

“世人猜测真的/假的/不信宿命/可我早把他安排进/全部余生里”

从前看蒲松龄写:时一谈宴,则色授魂与,尤胜于颠倒衣裳矣。想象类比不出是什么滋味。现在只希望戈德里克山谷里的那个夏天,你们是真的真的很开心很投契,珍重到来岁秋霜冬雪春寒都不必顾及,一瞬动心,便永远同心。

P.S. 
到手后才发现外包装盒还是黑三角的形状,配一只蓝色中空圆腰封,妥妥的死亡圣器造型。官方也真的是很用心了hhhhhh

【裘德·洛:阿不思有着将自己视为怪物的想法】

在最新一期的Total Film杂志中,裘德·洛告诉了我们他关于扮演(邓布利多)这个令人望而生畏的角色的想法。

“(在如何饰演邓布利多一角上)导演大卫·椰子和原作J.K.罗琳从最开始就给了我很大的自主权,但如果我否认之前扮演过邓布利多的两位优秀演员Richard Harris和Michael Gambon让我对此一直心有顾虑的话,就是在撒谎了,虽然这只是我下意识的想法。”他对Total Film杂志坦白。

“不过从某种程度上讲,你知道,这也是件好事。扮演一个你闭眼便可以浮现出他老年形象的角色,是很难得的。知道他将往哪去……所以我也没有真的感到束手束脚。我...

如果这都不算明目张胆地GAY的话,我就不知道什么才算了——Ezra Miller谈邓布利多性向争论

Ezra Miller现在对邓布利多的性向争论发表回应,向粉丝们保证片中对邓布利多的性取向展现得“毫不隐晦”(埃兹拉·米勒,在本片饰演 克雷登斯·拜尔本 一角,曾出演《壁花少年》和闪电侠)。

“在我看来,每种阐释都得千篇一律是个非常搞笑的主意”Ezra Miller对Total Film杂志说,“我的个人观点是,邓布利多的同性恋者身份在电影中表现得非常明显,我是说,无处不在。”

“他看到了格林德沃,他年轻的爱人,他的一生所爱;邓在厄里斯魔镜中见到了他。厄里斯魔镜能照见人的什么?没有什么比内心至深深处的欲望更无所遁形了。如果那还不是毫不...

“或许这就是荣幸”

再补一小点关于少年AD和其镜头的感想?不过就是有点发散的distal explanation了。


就是,这一小截镜头,AD的整个姿态无疑是非常脆弱而被动的,整个肢体和面部表情都能看到那种抗拒和犹豫的意味,最后却不躲不闪向你伸出手来,反差萌真的令人动心……

(小盖尔同学一定非常愉悦非常性福x)


如 @发芽马铃薯 在评论提到的:“那个表情有种任人施为的感觉,动人心弦”。


当然这种韧性还有一种针对后期的解释是:AD明知对抗GG会给自己造成极大压力和精神痛苦,最终仍然是“世不可避如鱼之在水”不负众望挺身而出。一为情,二为义,情义两难,都很好嗑了。


不过实际...

(拉镜)看镜中段的sensual delight

嗑了好多天预告片镜中缘的GGAD女孩前来许愿。

跪求成片更多、更吃鸡、更激烈的sensual moments啊!!!!

我觉得这几个镜子相关镜头真的超好!!!!!就,略微小作文带上cp女孩滤镜拉镜一下的话是这样的。

【Update 1.0】“或许这就是荣幸”,请见:

http://chunkaiguimianhua.lofter.com/post/1d071489_12b609ffd


一开始中年AD裘花(注意难得凌乱的发丝,这透露出人物的内心波动)拉下罩布,镜头就从比较现实的普通房间切到了“镜面”这个非常意识流、非常幻觉感的布景。这个过过渡真的很好,而且镜头还能通...

【待授翻】三十五声鸮信啼 Thirty-Five Owls [03][04]

给可能不巧点进来的旁友:

  看了这个不惜用上生僻字鸮xiāo作标题的译名就知道,这篇翻译的翻译人在开始写下这些字的时候脑袋并没有多么清醒,甚至可以说仅仅是在被某种复杂的涌动的单纯的情绪支配着,昏头昏脑地开始了非常不成调的和放飞自我的、难为情的翻译。

  由是本文本仅作译者自我满足和时而分享用。

  次之的是,在此前许多成熟的译本中,原文作者优美的文笔被译为中文时更多地被摘取的,是其行文中的散文性和书信的一面,但原文婉转起伏、诗歌般优美流畅的节奏和腔调,以及某些可爱跳跃的韵音,还有字里行间流淌着的通信人难言的个性、情绪与生命,本可在中文译本中有更多的突出。

  有鉴于此,以及本人向来没...

“白首按剑犹相知”

“酌酒与君君自宽,人情翻覆似波澜。”
一生粉多黑竟然也多的阿不思肯定是见惯“朱门先达笑弹冠”的轻薄俗人的,稍微富贵便翻脸刻薄乃至落井下石,元说不上什么稀罕事。
可到头来等可爱的花白胡子都长长束成绺的老日子里,“白首相知犹按剑”的知己,友敌,爱人,竟然还是只曾有年少时的那一个。
倒不如说是“白首按剑犹相知”了。

We are made for each other.
这点即使直到时间的尽头,也不曾改变过。

Lover, hunter, friend and enemy
You will always be every one of these
Nothing's fair in love and war...

What we now realize is that if you want to find out whether a conclusion or rule is correct, it is much more effective to search for disconfirming examples that do not comply with the conclusion than to search for examples that confirm your hypothesis.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

中秋节快乐~

1 / 2

© 春开鬼面花 | Powered by LOFTER